高清专区
中文字幕
制服诱惑
女同性恋
卡通动画
丝袜长腿
少女萝莉
重口色情
人兽性交
小说系列
暴力虐待
学生校园
玄幻仙侠
明星偶像
生活都市
不伦恋情
经验故事
科学幻想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isalon365.com

Contents
  我最近心情不好。

  在这家俬营的医疗器械公司的供销经理部干了五年,可以说是这个仅有八个人的供销分部中最资深的职员,而且业绩也很好。我一直希望能被提拔为部门经理,但原来的经理走后,职位空了两个月。

  这个星期,南京的总公司突然调来一个比我小6岁的青年人来做经理,把我给越了过去,总部不仅让我听命于这个小青年,还让我帮助他尽快熟悉情况。

  我今年已经30多岁了,八年前大专毕业,在社会上干了好几份工作,五年前终于找到这份工作,这家公司发展很快,我的月薪从1000元已经涨到47 00元。我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,一心希望能当上经理。而这回又泡汤了,回家怎幺和老婆交代。

  老婆何丽玲是我的骄傲。丽玲是一家中学的女教师,比我小两岁,身高17 0,有着魔鬼身材。丽玲很漂亮,并且很性感,皮肤白皙如玉,长长的秀髮如同黑色瀑布一样披散在肩头,我尤其喜欢她的眼睛,很大,有时看着很清纯,有时也很淫蕩,因此我常常被她迷得魂不守舍。

  另外我还喜欢看她夏天穿凉拖的脚,在她走路抬脚的一瞬间我可以看到她的脚跟和脚底是多幺雪白红润,这时我又希望自己是她脚下的那双凉拖,这样我就能时时亲吻她美丽高贵的双脚了。

  在外人的眼里,丽玲是一个作风正派、正正经经的女人,虽然已经是30岁的少妇,但依然自信自己有着性感和美丽的外表,只是她将这些女人的优点隐藏得很好:工作时她会戴上眼镜,穿着严谨保守的服装,表情冷莫不近情理,这使很多想接近她的男人不敢轻易追求她,就算是想接近她的男人,她也会毫不留情地拒绝。而在家里,我对她是百依百顺,半点也不敢违抗她。她会嫁给我主要是因为我当年穷追不捨。

  我不是一个见异思迁、贪新忘旧的男人,对老婆不仅忠诚,而且很怕。结婚四年了,我对老婆的爱并没有逐日淡退,我还是非常的爱她。我爱她爱到对她千依百顺,她的话我视为圣旨的地步;她一皱眉头,我惊慌失措;她一下命令,我万死不辞;她一个微笑,我心花怒放。

  我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,但有时我觉得爱丽玲连命都可以不要。而她后来几乎要了我的命,不过这是后来的事。

  说回以前我初识她的那段日子,第一次约会,我带她到最好的酒店的旋转餐厅吃西餐,后来送她回家,她跟我说了再见转身就要进屋时,却被我拉了回来,拥她入怀,在那芬芳的夜色里,吻了她。

  如此约会了第三个月,她便已经是我的人,她把她的初夜给了我。那晚,我把整张脸伏在她的肩膀上,脸颊在那里轻轻揉搓着,无限的依恋,我向她求婚,她没拒绝。只是向我提出了两个要求,第一是婚后不準干涉她的私生活,无论她干什幺,我都管不着,第二便是我要最大限度的听她的话,服从她的要求,如果我做不到的话,她随时可以离我而去。

  虽然我知道这两个要求有点过份,但是看着她过份美丽风骚的眼睛,想到结婚后每天都可以和我的美神在一起,我骨头都快酥了,我怎幺可能拒绝她的要求呢!

  半年后,我们就结婚了。我掏出全部积蓄,付了首期款项,然后又向银行贷款买了一套七、八米的两室一厅。

  新婚之夜时,27岁的我仍然是个处男。

  当晚忙完了所有其它事后,我和老婆上了床,这是第一次我和她躺在一张床上,我心情特别激动,几年来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,我跪在床上疯狂地亲吻着静静躺着的美丽妻子,从脸到脖子,高耸的双乳,健美的屁股,直到雪白圆润的脚趾,最后将嘴巴移到她最神秘也最淫蕩的花阴处疯狂地亲吻……婚后头一年,快活如神仙。我们也有过一段如糖似蜜如胶似漆的日子,那时候我很疼爱自己的新婚妻子,一日三餐都包了,怕累着自己的新婚妻子。原本懒散的我和妻子在一起时变得很勤劳,拖地、抹桌子、铺床叠被,二人的小巢总是被我和妻子拾掇得井井有条。

  我在各方面都宠惯她,我的工资一分不剩全部交给她。因为我一直在担心,面对着形形色色优秀的男人们,我老婆会不会心动甩了我。说实话,我心里多少也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丽玲,我只有1米68,而且相貌平平,人也很瘦,既没有钱,又没有背景。自从结婚后,这种自卑感一直困扰着我,这也就是为什幺我工作特别努力,一心想出人头地的原因。

  丽玲是个非常爱清洁的人,不仅自己打扮得整洁漂亮,而且房间总是打扫得乾乾净净的,结婚头一年她还打扫,后来打扫房间的家务就都是我的事了,而她对我的表现还特别挑剔。

  丽玲是那种表面上很单纯、老实的人,但骨子里却时时在燃烧着一股反叛的烈火。结婚一年后我们有时也因为一些小事斗嘴,但都是很小的争吵,都是以我的失败告终。结婚四年来,她不仅总是佔上风,而且发生问题的总是她,常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出人意料地大发脾气。

  婚后第三年,我明显感到她的变化。她经常把矛头对準了我,常因一些小事和我大吵大闹,弄得我非常头疼。我发现,她常一个人默默地坐着,有什幺心事也不爱和我分担。她几乎很少干家务,偶尔做一顿饭会把厨房里搞得乱七八糟,东西随用随放,这时候我总是默默的把东西归置到原来的位置。

  最近一年她甚至有时动手打我的耳光,我从不还手,我不敢,也不愿意,我想都是我给她宠惯坏了。我们一直没有孩子,不知是她的问题还是我的原因。

  我在婚前一直把“老婆猛于虎”当作笑谈,不想四年的工夫便彻头彻尾地领教了老婆铁血家规的厉害,老婆下令不準偷存二十块以上的私房钱、不準和单位里的女同事调笑、不準偷删手机里的短消息、任劳任怨地做家务。

  这些就可以证明是事实了,作证的是干瘪的钱包和我活跃在厨房里的矫健身影,还有那一大堆文笔蛮好的保证书。

  新来的经理叫夏磊,今年只有26岁,山西人,大学本科毕业,个子很高,大约有1米75左右,人长得很英俊,白白净净的,每天都穿戴得很整洁,头髮总是剪得很讲究,透着青春活力,但人很傲气。

  让我很不舒服的是,他一来就对我指手划脚,命令我做这作那,我只好忍气吞声,显然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。我们实行工资保密制,但我无意发现他居然挣7200元。我讲给丽玲听,她也替我抱不平。

  他让我对他敞开我的客户源、销售网络和供货渠道,我做生意积累起来的谈判技巧,很快就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夏磊的视野里。

  一个週末,供销部搞宴请新老客户的抽奖活动,家属也要求参加。我带着丽玲去了,夏经理对丽玲十分慇勤,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。由于忙着接待客人,有一会我没有照看丽玲,过一阵发现她站在大厅的一角落同夏经理谈得火热。

  晚上回家,我问丽玲他们谈了什幺?

  “没有什幺,随便闲聊。”丽玲一句话敷衍了事。

  “老江,你的太太很漂亮嘛!”夏经理星期一对我说。我裂嘴一笑,心里很不是滋味,不是高兴,而是难过。总之夏的话让我很不舒服,我担心他会勾引丽玲,如果他真要那样做,我显然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我对丽玲更加百依百顺,其实我不仅怕老婆,而且多少有些被虐倾向,从小就希望被身材高大的女人统治,喜欢伺候漂亮女人。在没有结婚前,我的性幻想是舔漂亮女人的阴部和屁股,但那只是在性慾的驱动下萌发的一下心理反应,并不持久,往往射过精后就消失了。

  在心灵深处,我只是需要被支配,被侮辱的感觉,因为在两性的接触中,这种感觉是我最害怕的。在一定程度上我是性受虐待迷。

  刚到这家医疗器械公司时,我曾经将公司的女老总当作手淫的对象,那是一个魅力十足的成熟女人,三、四十岁,名叫刘丽君。刘总身材高挑,甚至比我还高,至少有一米七十的样子,但我不敢肯定,因为每次看她,都是低着头。

  她体态匀称,腰身苗条,臀部高耸,加上两条长腿,真是性感异常。特别是她高贵的气质、幽雅的风度和她的权势使她自然而然的成为我暗中意淫的偶像。

  虽然结婚后,手淫减少了,但很长一段时间,像儿时对手淫的困惑一样,幻想受虐待释放后的空白和解脱也是我内心深处一个最阴暗的秘密。

  例如,我最经常的幻想是自己一丝不挂的跪在刘总的家门前,门开了,她随随便便穿着睡衣,彷彿我是一条狗,很自然的将手中的狗链挂在我脖子上的项圈上,牵着让我爬进去。

  在刘总的家里,她斜坐在一张由奴隶蜷身绑扎做成的椅子上,有一个奴隶正给她舔脚,另一个奴隶给她舔穴。在她旁边还趴着一个奴隶,她正用手中的皮鞭狠抽那奴隶的后背。刘总让我躺在她脚下,用她那双洁白如雪的妖娆赤脚夹住我的阴茎不停地揉搓……

  想到这,我就忍不住射了,一片茫然,每次冲动之后,留给自己的是疲惫和无奈,连同我的大脑一起射进内裤里,一切都不再重要。她的样子对我而言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老闆,我也从一条狗又变成人,也许,这正是我不断要手淫的原因——让自己恢复理智,恢复些尊严。

  结婚后,我渐渐将自己的老婆神化,并愿意服侍她。最近两年来,我和丽玲开始玩些包括SM的花样。丽玲绝对不能接受被虐待,所以她总是虐待我的主动方。虽然她似乎并不特别热衷于SM,但她喜欢我服从她,听她的摆布,为她口交,而我有时会非常想舔她的肛门,但又有些不敢,怕老婆嘲笑我,毕竟做丈夫的自尊还在。

  但有些夜里,我会不自觉地在睡梦中钻到她的屁股下面舔她的屁眼,第二天早晨,老婆会狠狠地挖苦我,说我有些变态。我当然要为自己辩护,说能够体验各种性刺激才算没白做一次男人。

  被她发现自己的隐蔽嗜好后,我倒坦然起来,下次做爱时便主动试着舔她的屁股。记得我头一次舔她的屁股时,她一边笑,一边收紧屁眼,十分难为情的样子,但渐渐地,她开始习惯接受我的各种口舌服务,而且挺希望我舔她的屁眼。

  其实,老婆丽玲也是加剧我受虐倾向的原因之一。在结婚时我对丽玲也不是完全了解,只知道她的脾气很大,只要对我稍有不满便会大声喝骂,有时被她喝骂时我也想还口,但一看到她愤怒的眼神和漂亮的面孔我便会心软下来忍着。她知道我怕她,所以经常拿离婚来吓唬我。

  另外,丽玲是一个女权思想很重的女孩,经常会跟我讨论一些她认为男女之间不公平的事,不论事情的性质是什幺,我也会赞同她,可能是这样才令她越来越霸道,也才使自己今天弄成这副样子。

  还记得新婚蜜月期间,我们性交时,经常是我达至高潮射精后,丽玲还未满意,她对此极为不满,说我是一个性无能,不能满足她,要我用舌头舔她,一直舔到她满意为止。

  后来,我的性交能力有了提高。但她的性慾更强,有时我要足足舔她一个小时她才会满意,接着她便一脚把我踢下床要我出厅睡。过了几天,丽玲要求我和她做爱,但要我先为她口交,我用舌头一下一下舔她的下体,她很兴奋,流出很多白色的分泌,分泌带有腥味,我忍受着,甚至吞下她不少分泌。

  她要我舔了她近一个小时才让我插入她的身体,但不许我亲她的嘴,原因是我的嘴刚为她口交很髒. 我心想,你竟然嫌我的口髒,但为什幺不会想到我直接用口舌为你口交会感觉更难过?

  那次丽玲说勉强满意我的表现,从此每次性交(每次也是她提出,我每次提出时她经常会拒绝),她也会要我至少为她口交一小时以上,接着才可以和她性交,但一样是不能亲她的嘴和脸。另外有时在我为她口交时,若她已达至高潮的话,她甚至不会和我做爱。还记得这种情况第一次发生时是这样的:

  丽玲说:“我够了,今晚不做了。”

  “那我怎样?”我此刻正在慾火中烧。

  “唔,你自慰吧,我今晚批準你自慰。但若给我发现你没有我批準而偷偷自慰的话,我们便立即离婚。”

  我犹豫着。

  “怎幺样?不需要解决?那我便把批準收回了。”

  “不,不……我要解决。”

  “那便立即躺到地上去自慰!”

  我躺在地上自慰起来,感觉很屈辱,丽玲还要把刚才脱下的髒内裤盖在我的口鼻上。

  “不要说我对你不好,你闻着我内裤上的气味幻想和我做爱吧,很刺激的!

  还有,你今晚出厅睡吧,我先睡了。“

  接着丽玲便眼角也没看我一眼地睡觉,而我自行解决后也出了客厅睡,从此我们便经常这样。

  最近两年,我经常要睡客厅,这便是我的性生活,很糟吧?但日常生活也好不到那里,首先我的工资要全给丽玲拿去,她每天只给我很少的钱上班,仅足够搭车和中午吃一个廉价饭盒,连买一份报纸的钱也没有;下班后要立即回家做光所有家务。刚结婚之初我和丽玲是一人负责一半家务的,但很快她便要我负责所有家务,而现在已经成为我们不成文的规矩了。

  丽玲的脾气很坏,起初只要对我稍有不满,便会对我大声喝骂,后来她甚至会冲来打我耳光,本来我想还手的,但总是心软下来忍受着。忍受着的后果便是令她变本加厉,她除了对我越来越兇外,更对我做出很多很过份的事。

  记得有一天,我下班回到家中,而丽玲则出了街,到了差不多半夜才回来,而且还带有酒意倒坐在沙发。在我尚未问她去了那里时,她已先喝令我:“你,过来为我脱鞋!”

  丈夫在外辛劳工作,妻子却只顾出街享乐,还要丈夫为她脱鞋,这是什幺道理?但可惜懦弱的我仍是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,为她脱去一双高跟鞋,心里还多少有一些兴奋。

  “哈哈……我的脚是不是很美呢?”

  她一边说一边把一只脚伸到我的面前,用脚对着我的头实在是很侮辱的事,我下意识地把头仰后。

  “你缩?你是不是嫌我的脚臭?”

  “没有,不是,你的脚很……美。”

  “那你闻一下是不是很香?”丽玲再把脚伸到我的面前,我用手挡着,她大怒,举手打了我一记耳光。

  “我是你丈夫,你为什幺这样对我?”

  “我喜欢怎样对你就怎样对你!我现在要你闻我的脚,我命令你自己把鼻子贴在我的脚底,你不做我们便立即离婚,一,二……”在丽玲未数到三时,我已把鼻子贴在她的脚底,我嗅到一些脚汗味,也感到她脚上有点湿和热。

  “你看你自己是不是犯贱?用力点吸气!”

  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

  “告诉我,我的脚是不是很香呢?”

  “是……很香……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是,真的很香。”

  丽玲站起来在我面前脱下肉色丝袜裤,她抬起刚脱下丝袜的臭脚丫踏在蹲着的我的鼻前,这绝对是一个很侮辱的情景。

  “你说香的,我知道你一定是很喜欢闻,但给你闻够了,现在你去拿一盆水来为我洗脚。”

  我拿来一盆清水,丽玲把一双光脚放进水中,我用手为她洗脚。

  “洗完了。”

  “蠢货,去拿你的面巾来给我抹乾脚啊!”

  我无奈地拿来自己的面巾为她抹乾双脚,丽玲把正穿着的丁字内裤脱下扔在地上:“你今晚要用手洗乾净我的内裤和丝袜,然后为我擦这双皮鞋,做完才许睡觉,明白吗?”

  除了所有家务外,每晚我还要用手为她洗乾净她当天穿的内裤和丝袜,擦鞋子。现在我的身份已不是她的丈夫,倒像她的奴隶。她随心所欲,想到要我做什幺便做什幺,不管事情是如何侮辱,如何变态及如何残酷。

  总体说来,婚后我们的性生活还算和谐,丽玲的性慾比较旺盛,几乎每晚都要,我是竭尽全力地满足她,生怕她认为我不行。其实我体力的确不支,只好为她口交,而她一直喜欢我为她口交。

  过去她要我口交前总还比较温和,这多少给我一点面子,可最近两年她的态度有所改变,口吻总是命令式的,她不仅命令我舔她的阴部,甚至还命令我舔她的屁股,我当然只好照办。就这样,丽玲经常闹脾气,总是拿我当出气筒出气。

  
Contents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isalon365.com